《四十自述》主要叙述了胡适母亲嫁入胡家和胡适幼年跟少年阶段读书求学的经历,以及他推动白话文运动的中的一些观点讨论等。

当今21世纪的教育,尤其是思想教育,远不如100年前,甚至严重退步。今日之学生受益于信息时代,资讯倒是宽广很多,不过被动接受远多过主动思考,真正的视野反倒狭隘了,更无独立思想可言。11岁的胡适读《资治通鉴》中范缜的《神灭论》便形成了无神论思想,影响胡适一生。在澄衷学堂东二斋(相当于现在的高中二年级,但胡适年仅15岁)念书时,被要求以“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试申其义”为题作文,15岁就学习严复翻译的《天演论》、《群己权界论》等书。作为对比,100年后的高中生,思想教育严重退步,沉溺于追逐高分和标准答案,独立思想更是早就被从小开始的填鸭和洗脑扼杀干净。从此一点就可看出,大陆出不了大师很正常,要是出了大师反而不正常了。

阅读全文 »

1

一个人年轻时候的经历,决定了一辈子眼界的宽度和思想的深度,也决定了理想的高度。

白崇禧十八岁离家投身辛亥革命,亲身参与武昌起义,不仅是中华民国诞生的鉴证者,更是中华民国的缔造者。这种参与重大历史事件的经历一方面拓宽了白崇禧的视野和思想,使得他思考问题具有非凡的深度和全局性的视野;另一方面,人生理想的高度也由此确定。

阅读全文 »

通宵读完了王鼎钧的《关山夺路》,合上书,倒一杯热水坐下,我决定码点字。

由于爷爷是国民党军人,所以我对国军,对抗战和内战一直有着浓厚的兴趣。在爸爸还很年轻的时候,爷爷偶尔对他说过打仗的事情,之后由于大陆政治原因便只字未提,爸爸当时也并未记录。我曾经多次追问爸爸,希望他能回忆起丝毫当年爷爷的叙述,哪怕是记忆的碎片也好,可是每次爸爸都很无奈的回答当时年龄小,现在已经记不起来了。

爷爷已经在97年去世了,从此他作为国军参加抗日战争的事情再也无法考证,我是多么希望能够清楚的知道爷爷年轻的时候发生的一切,可是我已经不可能亲自问他了,我只好在书中去寻找那个让我着迷的年代,拨开历史的迷雾,看看那些年发生的事情。我甚至希望通过别人的途径获取六十多年前的真相,于是我问爸爸是否认识爷爷当年的战友,可惜他们也都去世了。

阅读全文 »

有朋友给我讲了自己的家事,朋友的嫂子因为夫妻两地分居一段时间就发生了外遇,离婚又舍不得两个孩子,不离婚没脸面在那个家庭中生活,家庭很不和睦。
我感叹了一句,地球很乱很乱。
其实我去年刚毕业在上一家公司就见过更乱的事情,所以面对这种传统的中年人外遇事件没感觉有啥震撼的。另外,我是支持一个人跟随自己的内心去寻找自己的幸福的,所以我其实对那些外遇啊,出轨啊背后的感情并没有批判态度,尽管那是不道德的。因为,一个人追求自己想要的感情有什么错吗?

阅读全文 »